从发动机漏油寻求售后无果、到莫名而来的金融服务费,随着“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的不断升级,有关汽车销售领域的乱象引发社会热议。在汽车这一“国民级”消费产品的买卖中,究竟还暗藏多少猫腻?

4S店的“潜规则”媲美娱乐圈啊

  1

  汽车消费市场的“水”有多深?

  买车变成租车?有的还要交服务费

  2018年10月,广州消费者刘先生在品牌汽车专营店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预订了一辆汽车,先后支付了定金和首付款,并签订了正式的购车合同。

  但随后,刘先生被要求签署一份汽车租赁合同。看到租赁合同后刘先生很纳闷,明明是买车,怎么变成了租车。刘先生认为租赁合同与初始购车合同不符,要求商家退回所有款项,但商家以无法退款为由拒绝了刘先生。随后刘先生诉至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

  在消委会介入之后,该汽车专营店解释说,租赁合同是办理分期贷款的合同,因为刘先生的征信条件无法办理银行按揭,只能以租赁合同的形式通过金融机构办理贷款。消委会认为,商家故意隐瞒“以租代购”的分期付款模式,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佛山的张女士也在购车过程中遇到过麻烦事。她在佛山某汽车销售公司按揭购买汽车后,在应缴费用之外,还缴纳了5000元左右的金融服务费,“说是金融相关费用,以为是银行收的。”然而,不久后张女士得知银行并不收取该笔费用。

  感觉自己被汽车销售公司欺骗了,张女士到该公司讨要一个说法,销售人员却称这笔费用其实是车贷服务费,是汽车销售公司为张女士办理贷款过程中产生的服务费。张女士对此说法表示不满意,认为汽车销售公司故意欺瞒消费者以达到多收费的目的。法律专家认为,该汽车销售公司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消费者有权主张返还已收取的不合理费用。

  近年来有关汽车消费的投诉大幅增长,广东省消委会发布的《2018年度广东消费投诉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汽车消费类投诉24788件,同比增长86.38%,主要问题是汽车售后服务、合同、质量等,具体包括不履行“三包”义务、不履行售后承诺、同一质量问题多次维修等。

  汽车金融消费市场几大“花招”

  记者调查发现,汽车金融消费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引导分期付款,背后暗藏其他收费。记者以购车为名咨询广州市黄埔区一家4S店销售人员,店员向记者展示了“分期付款优惠信息”,还提示记者,选择该店的分期付款有更多优惠,不按揭的话就要选择购买一些汽车装饰,如贴膜、脚垫等。

  多例汽车消费投诉案件显示,一旦消费者选择其他途径贷款,则不能享受优惠,有的商家则故意拖延或者直接拒绝为消费者的贷款程序提供车辆相关材料。

  店员还用计算器给记者算出了首付款项、36期分期费用、车价2%的服务费,当记者询问“服务费”的收费缘由和收费去向时,销售人员告之是4S店为车主办理贷款手续的费用。

  湖南一家汽车4S店店主坦言,“现在竞争大,价格透明,车的价格可能不赚钱甚至亏钱。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低价跟同行抢客,再从手续费、服务费里面赚回来。”

  ——强制购保续保。部分商家不仅强制消费者购买保险、缴纳续保押金,还要求消费者按揭还贷期间,每年必须在店内续保,否则押金不予退还。

  湖南长沙车主谢先生购买奔驰车时被要求购买保险,“不买保险不让提车。”包括交强险和商业保险在内,谢先生共缴纳了1.4万元的保险费。业内人士透露,汽车专营店能够从1万多元的商业保险费中返利40%以上。

  ——混淆金融概念。部分商家利用消费者对于金融专业术语、利率计算等知识的不熟悉,偷换利息和手续费的概念,混淆利率计算方法。此外,“零首付”“低首付”等噱头在汽车销售行业内常见,业内人士表示,这其实是第三方金融公司推出来的产品,往往手续费高、利息高,有的非法集资平台、传销团伙甚至借此敛财。

  2017年,24岁的四川成都青年小利在某汽车销售公司以“零首付”的方式购买了一台价值20万元的车。事实上,所谓的“零首付”就是分期付款,前提条件是消费者需在“云联惠”商城存一笔钱作为本金。商家宣称,平台每天会给车主返本金的万分之五,每月提现可抵扣买车分期付款的钱,等车贷还完,本金还是自己的。

  2018年5月,广州警方开展收网行动,摧毁“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小利不仅车贷没有还完,存进去的本金也“打了水漂”。

  净化汽车消费市场刻不容缓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汽车专营店在为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时,需充分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若隐瞒事实、不尊重消费者的权益、不明确告知,为了收取服务费误导消费者,严重者则涉嫌欺诈。

  广东省消委会法律顾问、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少波提醒消费者,要理性对待商家所谓的“优惠”宣传,尽可能多途径咨询贷款产品,特别是对于利率和手续费的计算方法,要仔细算一算账。

  此外,专家提醒,消费者如果决定接受商家的金融服务,要签正规的书面合同,双方商定与金融服务相关的重要信息或者口头承诺都要在合同上详细注明,注意留存合同、录音、视频等重要证据。

  最后,刘俊海建议,对于车主普遍反映的汽车销售问题,有关部门应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拉网式排查,彻底清除汽车销售中的“潜规则”。

  2

  4S店里为何有那么多“坑”?

  近一段时间以来,随着舆论的聚焦,汽车销售行业的乱象逐渐被揭露,4S店里的“坑”也渐露马脚。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4S店里“坑”出不穷呢?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行业乱象屡禁不止,“按下葫芦浮起瓢”

  汽车消费领域长期以来一直是消费者投诉的重点。根据中消协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全国具体商品投诉中,汽车及零部件投诉高居榜首。

  2018年汽车消费占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6.8%。大部分消费者在进行汽车消费时,或多或少地都遭遇过销售环节设下的“坑”,如被强制收取“金融服务费”等。

  据行业监管部门调查,购车消费中的违规“衍生收费”还有很多,包括“强制装潢”“强制保险”等不一而足。而在车辆后期的维修保养中,一些4S店“偷换零部件”“增加维修工时”“不按三包法退换车辆”等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

  针对这些问题,我国各级市场监管部门一直在加大对行业乱象的打击力度。2017年,浙江全省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就启动了为期4个月的汽车消费领域专项执法行动;2018年,河南省商务厅从当年4月开始在全省开展汽车销售市场专项执法百日行动“回头看”活动……然而,严查的时候违规现象偃旗息鼓,“风头一过”又卷土重来。

  投资多家互联网车企的博泉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卢博实说:“4S店投资、运营成本都很高,目前行业整体利润减少,厂家给经销商下的任务、指标依然很多,于是这些4S店就会打歪主意,从而造成整个行业的乱象‘按下葫芦浮起瓢’。”

  “亏本卖车”成为扭曲市场秩序的诱因

  “价格倒挂”“亏本卖车”已成为大部分汽车经销商面临的严峻问题。某4S店销售人员表示,除部分特定车型销路较好,甚至需要加价预订外,大部分车型只有靠打折才卖得出去。

  一位从事汽车销售工作20年的李经理透露,一辆新车指导价20万元,进价约18万元,市场终端售价为16万元,经销商每卖出一辆就会亏损2万元。以该型号车型每月单店平均销量40辆来计算,每月单纯一款车型销售造成的亏损就达80余万元。“于是,经销商就会想尽办法在各种‘衍生收费’上做文章。”

  “金融购车服务费为贷款比例的6%,贷款10万元就会收取0.6万元左右的服务手续费;抵押担保费0.2万元;代办上牌费0.1万元;新车装潢约1万元;行业保险返利15%,0.1万元左右。如果所有‘衍生收费项目’客户都愿意购买,就基本上可以补齐亏损差价。”李经理说。

  但是,很少有客户会将销售环节上的“营销套路”照单全收,这样亏损不能完全弥补。西安某汽车销售企业的管理人员表示,售后服务中的“产值”,以及完成厂家计划考核销量后的厂家返利,就成了另一个重要的盈利来源。

  “以一辆销售额为20万元的汽车计算,假设完成厂家全年计划2000辆目标,便可获总销售额4亿元的2%奖励,约800万元的厂家返利。”该管理人员说,为了获得这个奖励,各经销商就会打价格战以完成厂家制定的营销任务。

  而对于造成“价格倒挂”的成因,汽车行业投资人熊先生认为,目前汽车厂商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但技术创新速度较慢,传统产能过剩,大量的车辆生产出来后压向经销商,成为经销商必须卖出去的库存压力。“同时,不少品牌厂家疯狂扩网,在一个地方过度增加经销商,导致经销商之间竞争白热化,只能打价格战。”

  汽车行业投资人张先生说,2008年至2013年大部分经销商是盈利的。从2013年至今,汽车销售行业受多重因素影响,颓势明显,尤其近两年,大部分经销商已开始赔钱,只有依靠各类“套路”弥补亏空。

  汽车销售行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但这并不能成为4S店损害消费者权益的理由。”西安市市场监管局高新分局副局长刘林说,“此次事件爆发后,陕西省、西安市都已开展打击汽车消费领域乱象的专项行动。”

  在采访中,多位汽车销售人士承认自身的做法存在问题,愿意接受整改。但他们同时表示,当前汽车销售行业也需要转型升级,厂家与销售商之间应建立更为和谐的关系。

  “未来4S店的模式肯定是要改变的,走向轻资产、集约化将是方向。比如目前特斯拉的销售模式,线下建体验店、线上选车订车,没有中间环节。这样既能节省经销商大量资金成本,土地、人工成本等也会大幅降低。”卢博实说,“目前传统4S店模式已经到了生命周期末期,更加高效、便捷、集约化的销售模式即将到来。”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彻底扭转传统4S店销售模式仍需要一段时间。李经理说,目前厂家强势、经销商弱势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厂家在同一个城市可以任意批建新的4S店,既有经销商无权过问。第二,大部分经销商没有向厂家选择性订货的权力,经销商的库存结构完全取决于厂家的出库计划,敢于叫板的经销商,下一年度代理资格就可能出现问题。第三,投资一家4S店至少需要3000万-4000万元,如果是高端品牌则可能需要上亿元资金,经销商即便对厂家不满,也很难有能力更换品牌、重建渠道。”

  3

  高档汽车销售再曝“潜规则”:

  明码标价外动辄加价几十万元合规吗?

  明码标价77万多元的车辆,提车则需另外加价30万元,不加价买不到车……“新华视点”记者近期走访多家汽车4S店发现,部分高档车型加价销售成为市场“潜规则”。加价销售合规、合法吗?加收的钱进了谁的口袋?

  明码标价之外公然加价成市场“潜规则”,不加价买不到车

  上海吴先生近期买了两辆丰田某款热销高档车,在77万多元的车价之外,他每辆车又加价18万元左右。“高档热销车加价是市场‘潜规则’。”吴先生说。

  河南洛阳的田先生最近也有类似遭遇。“买了一款某日系LX570(5座版)汽车,原价141.7万元,加价30万元。去了好几家经销商,都需要加价,不加价就提不到车。”田先生说。

  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几家经销商,咨询丰田某款热销车的报价。一家位于闵行区的销售商给记者提供了报价单,报价单上“车价”一栏显示售价77.4万元,另外还有“加价”一栏标写着“20.8万”。在另一家经销商给的报价单上,“原车价”一栏写着“77.4”,优惠后车价写着“77.4+28.5”。销售人员说,28.5万元是加价。

  记者又咨询了另外几家经销商,该款车型加价的幅度在25万元至35万元不等。记者询问上海闵行区一位丰田店销售人员,如果等的时间长一点是不是可以不加价,该销售人员表示“都是要加价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明码标价之外加价才能提车,已经成为部分高端车型销售的“潜规则”。比如,部分地区奔驰某款高档越野车提车需加价50万元左右。

4S店的“潜规则”媲美娱乐圈啊

  加价有的不给开发票,有的开发票承担税点

  2017年7月起实施的新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经销商应当在经营场所以适当形式明示销售汽车、配件及其他相关产品的价格和各项服务收费标准,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销售或收取额外费用。

  业内人士介绍,事实上,经销商也知道加价销售属于不正当行为,因此,多数在销售汽车时,不会让“加价”字样明确出现在相关销售协议、票据中。

  记者调查发现,有的经销商加价不给消费者开具发票。河南田先生说:“分两次交了共计170多万元,但只拿到了一张141.7万元的发票,加价的钱不给开发票。”河南一位购买了某日系LX570型车的董先生也向记者证实,购车加了钱,但是经销商只开了车价部分的发票,加价部分并没有在发票上显示。

  有的经销商表示,如果加价部分要发票,需要另外交钱补税点。上海闵行区一丰田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加价部分如果开发票,需要承担13%的税点。记者统计多家经销商报价发现,所加税点从13%至17%不等。加价部分发票可以开在车价上,这样,意味着消费者要多交购置税。如果加价部分另开发票,发票的项目只能开服务费、装潢费、维修费、配件等。

  加价的钱进了谁的口袋?多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部分收入主要还是进了经销商的口袋。多款加价销售的车型都是市场中的“紧俏货”,经销商拿货后,自然会抬高价格。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汽车经销商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价格同盟,消费者在购车时处于弱势,这是导致出现经销商加价销售现象的原因之一。

  加价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应加强监管规范市场

  由于经销商加价销售的多是高档车,因此网上有部分声音认为,高档车加价纯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此,业内专家认为,实际上,这种加价行为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必须引起重视,否则最终会殃及所有的消费者。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泉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有公平交易的权利。经销商在公布零售价的情况下价外再收费,侵犯了消费者公平交易的权利。

  上海市消保委汽车办负责人表示,在没有明示的情况下加价且消费者无法进行选择,明显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根据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经销商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销售或收取额外费用。违反规定的,由县级以上地方商务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可给予警告或3万元以下罚款。

  北京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文斌介绍,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的警告和3万元以下的罚款,相对于动辄加价几十万元,处罚力度较轻,难以真正起到警示作用。经销商不开票或者随意拆分开立其他名目类税票,有偷税漏税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在几起消费者与经销商因加价售车引起的纠纷中,法院支持了消费者维权诉求。2016年北京百得利之星汽车销售公司因加价14.5万元销售奔驰某高档越野车,被消费者起诉至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百得利公司返还消费者14.5万元。随后百得利之星汽车销售公司不服判决上诉,2018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并维持原判。

  业内人士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应督促经销商对车辆、相关服务明码标价,并公开其中包含的具体服务项目,杜绝“打闷包”的行为;支持消费者对加价销售进行投诉,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另外,消费者也应坚决对加价行为说“不”,不盲目追风、跟风,理性消费,从源头端掐断加价“黑手”。

  本文由中国发展网转载自:瞭望智库